分享到:

李煜《望江南》鉴赏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多少泪,断脸复横颐,心事莫将和泪说,凤笙休向泪时吹,肠断更无疑。

李煜

    《望江南》二首,是李煜降宋后的作品,从内容看,这两首是有密切联系的,应是一时所作,不可分开。第一首以忆梦境为主,第二首写梦后的哀痛。

    劈头一句:“多少恨,昨夜梦魂中”,多少悲恨,皆由昨夜梦中而起。致梦原因是很复杂的,梦是大脑皮层的高级神经活动,往往亲身经历过的事件入梦者居多。昨夜之梦,就是往事的浮现,梦毕竟不是现实,所以用“似”字,用“旧时”。“旧时”自然是指他为南唐国主时,“游上苑”即在皇家苑林中游赏。那时过的是何等惬意的日子!李煜961年立为南唐主,治国无术,享乐有方,纵情声色,为历史上有名的荒唐君主。那时“车如流水”,车辆众多,队伍盛大;“马如龙”,形容马的雄壮与矫健多姿。“花月正春风”,正是大好春光,百花争艳,春风温暖,月色澄明。

    如何理解这首词的思想内容?许多人的文章只是强调这是李后主对欢乐生活的留恋,是重温失去的天堂之梦,恐怕有点简单化了。

    我们必须回到“恨”字上来,“恨”,《说文解字》说“怨也”。此词的怨恨之义不太明显。恨,又作悔恨,遗憾解,“不知戒,必有恨”,(《荀子·成相》)如果这样理解“恨”字,或许能扫描到李后主此作的本意。

    留恋往昔的欢乐这是一个方面,为什么失去了往昔的欢乐,恐怕才是李后主认真思考的问题。“亡国之音哀以思”,亡国之音,除了悲哀,必然有反思,李煜反思的结果在与徐铉的对话中流露过,流露的结果,被宋太宗赐牵机药毒死。王铚《默记》卷上曾记载后主对徐铉说:“当时悔杀了潘佑、李平!”当李煜国势危殆之时,内史舍人潘佑曾八上奏章指责时政,被罢职,卫尉卿李平牵连下狱,后来潘佑自杀,李平死狱中,这件事,到被俘以后,李煜过着“此中日夕,只以眼泪洗面”的日子,必不能不感到内疚,所以对徐铉所说的话,是他沉思已久的肺腑之言。在词里,白纸黑字他不能不有所顾忌,我们只能从他的无限沉痛的诗句中感到“一江春水向东流”一般的愁叹,以及无限眷恋故国的情绪,“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凤阁龙楼连霄汉,琼枝玉树作烟梦”,“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这些也未始不有自责的沉痛。这一首的意图应该是悔恨自己的行为,闇弱贪欢而不恤国事,造成了亡国破家之祸。词中往昔生活的绚丽,愈使他沉痛自责不能持国的荒唐失误。这也就是他无法挽回之恨(憾)!

    第二首的感情愈加沉痛,不知多少泪流出,“断脸复横颐”,就是满脸是泪。正因为有所顾忌,他的心事不能和泪说出,他的心事正如“当时悔杀了潘佑、李平”一样,应是无限痛心与追悔,这才是真正的李后主。昔日的凤笙也不能在泪时吹起,这时痛苦已极,所以说“断肠更无疑”。李后主决不是全无心肝的刘阿斗,已成阶下之囚还想像当初的欢乐。亡国后,李后主觉悟了,他确实是“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王国维《人间词话》)。尽管这时才觉悟已经迟了,但他的悔恨与怀念故国之情化成了不朽的诗章,词到他确实是境界始高,感慨遂深,成为划时代的巨擘。


上一篇:李煜《临江仙》鉴赏
本文网址:http://www.zenque.com/book/twdcjscd/13451.html
下一篇:李煜《望江梅》鉴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