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河图洛书

    河图洛书,中国易学的重要图式。在古代文献中,最早见于《尚书·顾命》:“大玉、夷玉、天球、河图在东序。”序是什么?有的说是厢房,“东西厢谓之序”,有的说是墙,“序者,墙之别名。”大玉、夷玉、都是宝玉。天球也是玉。郑玄云:“天球,雍州所贡之玉,色如天者,皆璞,未见琢治,故不以礼器名之。”与三玉并藏东序的河图是否也是玉呢?元俞琰认为河图是“玉石之类,自然成文”。据此,河图可能是河里拾到的带有花纹的石块,像雨花石之类,作为至宝收藏。《尚书》孔安国传:“河图,八卦。伏牺王天下,龙马出河,遂则其文,以画八卦,谓之河图。”在这里,没有玉石,只有龙马。伏牺根据龙马身上的纹,来画八卦。八卦就是河图。“刘歆以为虙羲氏继天而王,受河图,则而画之,八卦是也。”(《汉书·五行志上》)郑玄认为:“河图,图出于河水,帝王圣者所受。”(《周礼·天府》)贾疏引)古代传说河图是受命的祥瑞,相传伏羲、颛顼、尧、舜、禹都曾有河图出现,象征受天大命。孔子晚年慨叹道:“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论语·子罕》)没有河图出现,说明明圣的天子还没有出生,衰落的社会还见不到转机的征兆,所以,孔子有点悲观。

    与河图并称的还有洛书。《管子·小匡》载:“昔人之受命者,龙龟假,河出图,洛出书,地出乘黄。今三祥未见有者,虽曰受命,无乃失诸乎?”这里将“河图”和“洛书”都视为天子受命的符瑞。《周易·系辞上》云:“天生神物,圣人则之。天地变化,圣人效之。天垂象,见吉凶,圣人象之。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河图、洛书,都是天生的神物,都是象征吉利的瑞物,圣人就要效法它们。因此,孔安国、刘歆都认为圣人伏羲效法河图画了八卦。但是,《周易·系辞下》讲包牺氏“始作八卦”时,并没有提到河图,只说“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近取诸身,远取诸物”。

    一种说法,河图、洛书是上天感应君王德政的瑞物。《白虎通义·封禅》载:“德至渊泉,则黄龙见,醴泉通,河出龙图,洛出龟书,江出大贝,海出明珠。”刘歆认为:“禹治洪水,赐洛书,法而陈之,《洪范》是也。”圣人禹治洪水有功,上天赐给他洛书,他根据洛书,而推演出《洪范》书来。河图引出八卦,洛书导出五行,这就使河图、洛书成为影响极大的八卦与五行的渊源,更具神秘性。

    由于河图、洛书具有神秘性,两汉又是盛行谶纬时代,河图、洛书都成了编纬书的对象。《隋书·经籍志》云:“其书出于前汉,有《河图》九篇,《洛书》六篇,云自黄帝至周文王所受本文。”目录上列有《河图》二十卷,注云:“梁《河图洛书》二十四卷,目录一卷,亡。”《河图纬》和《洛书纬》共有四十五篇。其中有《河图括地象》、《河图稽耀钩》、《河图考灵曜》、《洛书灵准听》等。《隋书》又说,这些书都是九圣所增加演绎。九圣指伏牺、神农、黄帝、尧、舜、禹、周文王、周公、孔子。这当然又是伪托。在这些伪托的纬书中,又有许多神秘的内容。纬书多已散失,如今只能从类书中看到一些引文。如《龙鱼河图》曰:“天授元始,建帝号,黄龙负图,从河中出,付黄帝,帝令侍臣写以示天下。”又如《河图》曰:“舜以太尉即位,与三公临观,黄龙五采,负图出舜前,以黄玉为柙,玉检金绳,芝为泥,章曰‘天黄帝符玺’。”(《艺文类聚》卷九十八)黄帝得到黄龙所负的图,不知什么样子,而舜得到的河图却是一块玉玺,即图章,上刻“天黄帝符玺”,似乎就是黄帝所得到的那个河图。

    五代宋初道士陈抟精于易理。据传,陈抟得先天图于麻衣道者,此图他称之为“龙图”,即河图。后来,此图由陈抟传给种放,再传李溉、许坚、范谔昌,最后由刘牧画出。据说陈抟另一支传系,由种放、穆修、李之才而至邵雍。最后由邵雍画出,与刘牧正好相反。刘牧的《河图》正是邵雍的《洛书》,刘牧的《洛书》却是邵雍的《河图》。朱熹采纳邵雍的画法,并将邵雍的《河图》、《洛书》放在自己《周易本义》的卷首。由于朱熹的权威性,邵雍的图成了正宗。后来,有人又画出《阴阳鱼图》,就是现在流行的八卦图。并说这《阴阳鱼图》才是真正的《河图》,是《周易》之前就有。

    朱熹《周易本义》卷首所画邵雍的《河图》、《洛书》如下:

河图

    

洛书

    

    图中的白点为奇数,黑点为偶数。河图奇数之和25,偶数之和20,纵横斜相加皆15,共45。洛书之数,奇数25,偶数30,合于天地之数55。

    河图为体,洛书为用。河图为先天图,即天地定位,故为体,用数为10。其示意为:一六同宗,二七同道,三八为朋,四九为友,五十意守。洛书为后天图,以用为主,用数为9。其示意为: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五居于中。

    最后出现的《河图》如左。上南下北。此图外圈是邵雍画的伏羲八卦方位图,即先天图,中间阴阳鱼图。此图盛传于民间,尤其是道教。

    

    由于现代考古学的进展,结合新发现的史前遗迹的研究,河图洛书的神秘而纱逐渐被揭示开来。建国后在陕西华县元君庙仰韶文化墓地出土距今六千年左右的陶器上,有用锥刺成五十五个小圆圈组成的三角形图,以及1987年安徽含山陵家滩大汶口文化墓地出土距今五千年的长方形玉版,上面刻有象征北辰、四维、八方、八节、八卦和天圆地方的图案,玉版四周分别钻有四、五、九、五个小圆孔,都证明了河图洛书产生年代的古远。值得一提的是,安徽含山陵家滩玉版出土时,挟在玉龟的背甲和腹甲之间(《文物》1989年第四期),这对古代盛行的关于洛水中神龟背出洛书的传说之谜,提供了一种解答。1977年安徽阜阳双古堆汝阴侯墓发掘出一块战国“太乙九宫占盘”,占盘上所刻的数字和文字内容,与《黄帝内经·灵枢·九宫八风篇》中的九宫八风图完全一致(《文物》1978年第八期),虽然出土的是洛书形式,但因河图为体,洛书为用,这就说明了这种河图洛书早在战国时期已经流行。河图洛书的资料因长期以来找不到古代的传承,一些学者便把宋代才流传开来的河图洛书视为是后人的假托,显然是不正确的。


上一篇:训诂
本文网址:http://www.zenque.com/book/zgrx/6489.html
下一篇:五经